家庭理财

家族信托实务中的三大难题该如何拆解?

作者: 2021-04-12 我要评论

作者:刘致新研究所家族信托业务的参与者很多,由银行、证券公司、保险公司等持牌机构,以及各种第三方理财、家族事务所等正在做(或声称在做)的业务。但说到底,这些机构...

作者:刘致新研究所

家族信托业务的参与者很多,由银行、证券公司、保险公司等持牌机构,以及各种第三方理财、家族事务所等正在做(或声称在做)的业务。但说到底,这些机构都是在帮助客户,各种架构设计都要在信托合同中执行,而实际的受托责任应该落在信托公司身上。

难怪一个信托公司家庭办公室的总经理感慨:“大家都可以谈诗谈远方,只有信托公司才是活在我们面前”。这些问题至少包括三个现实问题:受托人对委托人的充分调整、委托人权利范围的界定、受托人的管理能力和责任边界。

受托人对委托人的全部调整

对于家族信托业务,第一步是做尽职调查,不管客户来自合作渠道还是信托公司内部挖掘。目前行业内没有统一的家庭信托客户标准,信托公司自行掌握规模。不同公司的宽严相济差别很大。但在监管严格的情况下,全面调整的标准总体上趋于严格。

为了让委托人尽最大努力,更严格的信托公司认为实质比形式更重要。首先,要尽力保证资金来源的合法合规。虽然严格来说,只有公权力有权核实资金来源是否合法,但信托公司很难穷尽所有情况。但是,至少在合同中,应该对这种风险制定防范规范;其次,在夫妻一方是委托人的情况下,要避免“一方任意处分夫妻共同财产”的风险。因此,信托公司在将财产装入信托之前,必须取得配偶同意书,有的信托公司甚至要求夫妻双方都去现场。签字;第三,要严格审查委托人与受益人关系的证明。

在核实资金来源时,有些信托公司主要依靠客户提供的承诺和担保,有些信托公司不承认客户自己或第三方提供的这些承诺和担保,而是必须自己对资金来源进行实质性审计。至少,流程会要求客户经理收集审核所有相关资料,同时进行全方位的网上查询。另外,对于一些信托金额较大的客户,客户经理一定要见面。根据不同的金额或不同的财产来源,可以设置不同的审批权限。有些简单的审批权限放在家族信托业务部,有些放在合规风险控制部,有些放在公司层面。

合规和效率永远是一对矛盾,全面调整方面的合规要求越高,业务落地的效率必然受到影响。但只有尽可能完善全调节环节,才能避免一些长期隐患。比如对于一些有明显逃避债务或洗钱动机的客户,信托公司要想尽办法避免。

客户权利范围的定义

国内的家族信托需要信托公司来建立。家族信托虽然是服务信托,但信托公司主要做投融资业务。所以信托公司除了提供服务或者交易管理之外,一般都会参与投资管理,甚至以此为主要盈利点。目前,无论是交易管理还是投资管理,客户权利范围的界定都不是很明确,这也给从业者带来了很多麻烦。

在投资管理方面,家族信托主要是参与式管理和全权委托。对于前者,具体的资产配置和产品选择都是客户自己决定的,受托人基本上是按照客户的指示来操作的。在这种情况下,委托人的权利范围相对明确;对于后者,理论上,既然已经完全委托,客户就不需要参与投资管理。但实际上国内客户是很难完全放开投资的,还是想参与投资决策。信托公司可能不敢承担完全独立投资的角色。因为匹配的产品一旦走出风险,客户还是会要求信托公司承担责任,所以现实中可能会变成向客户推荐产品然后让客户给出说明,或者投资后给客户发投资确认函,要求客户确认每一个单个产品的投资。

在事务管理方面,更难界定客户权利的范围。用一个从业者的话来说,“有些客户觉得既然花了钱在家庭信托上,就一直找你,问你法律、税务、家庭等问题。并提出越来越多的要求”。对于这些要求,信托公司从客户维护的角度很难拒绝,但可能在成本和人员能力上很难匹配。

此外,对于受益人或受益权的约定,有些客户比较随意或主观。比如儿子是受益人,客户要求媳妇不是受益人。儿子死亡,受益权消灭,媳妇不能继承;或者主张儿子的受益权不能清偿债务。儿子一旦负债,受益权将被消灭,债权人不能主张儿子的受益权清偿债务。但任何合同的约定只能对合同当事人有效,对合同外的债权人没有约束力。事实上,信托公司很难完全配合这些要求。

受托人的管理能力和责任边界

因为家族信托兼具交易管理和投资管理,所以对受托人的管理能力要求极高。即使是信托合同保全、收益分配、估值核算、账户管理等基本的交易管理工作,由于其长期性(短至20至30年,长至100年),也需要特殊的制度支持。从长远来看,特殊的家庭信托制度也可能是受托人管理能力的基础。

对于基金家族信托来说,如果受托人同时承担投资管理的职能,无疑需要提高团队的投资研究能力。另外,家族信托的投资顾问如何从客户的角度做好投资,而不是主要为自己盈利?如果只站在自己的角度,可能有两种情况。一种是低质量投资,会给你无风险的,能满足最低收益率的产品。收入低的话,不用承担责任,还是可以承担信任的。奖励;另一种是匹配高风险高收益的产品,风险由客户自己承担。如何通过机制设计避免这些情况,也是对受托人管理能力的考验。

对于非金融类家庭信托,包括房地产和股权,虽然这些财产被纳入家庭信托的转移中,

和持有成本都较高,但可能客户认为这些财产未来增值的空间会大于这个转移和持有的成本,从资产隔离的角度客户可能仍然愿意做这类家族信托。虽然非资金类信托在设立上已经没有什么障碍,但作为受托人仍然面临管理能力和职责边界的问题,例如对股权类家族信托,信托公司是否有能力去派人担任所持有公司的董监高,是否有能力当好这个股东?信托公司的职责边界在哪里,哪些该管,哪些不该管?这些问题都还有待在实操中继续探索和厘清。

来源:资管云

原标题:家族信托实务中的三大难题拆解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理财子公司吊起非银金融机构和互联网头部平台的“胃口”

    家族信托实务中的三大难题该如何拆解?

  • 中信私行李国峰:财富管理和私行业务如何助推理财子公司转型?

    家族信托实务中的三大难题该如何拆解?

  • 资管新规下,谁做现金管理产品最有优势?

    家族信托实务中的三大难题该如何拆解?

  • 银行理财产品设计大比拼,从费率开始

    家族信托实务中的三大难题该如何拆解?